2019的购物车:永远不要低估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

 使用教程     |      2020-05-29 13:22

购物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就连机器也清楚这一点。

在持续降温的11月,当中国北方一处冰冷的荒原上,一列列服务器开始制造全年热量的峰值时,众所周知,每年最大的一辆“购物车”已经发车。

过去10年里,此类能部分反映中国消费规模的数据总在刷新:今年11月11日的第1分钟,从这辆车里结算的商品价值10亿美元;某一秒钟,超过54万份订单同时产生。阿里巴巴集团宣布今年销售额超过1000亿元的时间又缩短了43分钟,另一家电商平台京东也创造了新的记录。

蜷缩在被窝里整理购物车的人们,成为地球上规模最大的零售事件的制造者,也参与了一场足以写进技术史的算力检验。相当一部分数据,通过光纤涌进了位于河北省张北县的阿里巴巴“张北数据中心”。这里数万台服务器整齐排列,浸泡在一种绝缘的冷却液里。即使采用了节能冷却技术,每50笔订单产生的热量,也足以把一只鸡蛋煮熟。

不止一位工程师说,“双11”对他们来说是“一场阅兵”。

甚至,顾客蹲守热门商品的时候,这些人守在杭州一个被称为“光明顶”的地方。这栋颇具现代感大楼的会客厅里,当晚会支起野营帐篷。一个没亮灯的房间里摆着27张行军床。楼道里,两种药品堆积到一人高,分别号称具有“抗辐射”和“缓解神倦乏力,气短心悸”的功效。

1

跟阅兵差不多,11月11日的零点也是有仪式感的。

零点之前,迎接这辆购物车的仪式早已就位。有人的购物车得到临时扩容,还有人的信用卡被银行主动提高了透支额度。

重庆,为了给零售商备货,一位“棒棒”一天挑了6000斤货。杭州,一位快递员的妻子和孩子都来到网点,准备迎接山呼海啸般到来的包裹。阿里巴巴园区里寓意“大卖”的大麦茶升腾着热气,佐茶的则是名叫“一飞冲天”的印度飞饼。支付宝大楼里的程序员穿着红内裤,在关公像下摆好贡品:键盘、旺仔牛奶,以及格子衬衣。

过去10年的经验证明,“双11”第一个10分钟将贡献第一个小时成交额的几乎一半,而第一个小时的交易量则会是总额的三分之一。

园区的5号楼有两层共50间会议室被开辟成了“商家作战室”。或许一年中只有这天,各行业的数十家大牌厂商才能在紧凑物理空间内容忍彼此——其中一些“见面就会眼红”的对手,还得分别安排在相距较远的地方。

每间“作战室”的墙上都挂着一块屏幕,上面显示着被买家加入购物车的商品数量。

零点刚过,1亿!5亿!10亿!……交易额报数声从房间里传出。厂商拿出准备好的礼品挨门去送,相互道贺。有人提着锣鼓满楼道敲,有人头系红带,上书黄字“双11必胜”。欢呼声,吹喇叭声,敲打垃圾桶的声音,甚至还有嚎叫声。曾有外国品牌总部的代表来到现场,感叹“这里比圣诞节还要热闹”。

“除了不能放鞭炮,别的他们什么都干了。”给这些商家提供保障的负责人席德(应受访人要求化名)说。

“作战室”的屏幕上有一个排行榜,竞争对手的数据对比以秒为单位实时更新,“就像龙舟比赛时,你看着旁边的船头一寸寸向你靠近。”

推开商家“作战室”的门, 席德经常会撞见有人正在打电话。他们皱着眉头,声音急促:“老板,这个流量还不行,再加100万吧。”

“光明顶”实际上是一间可以容纳400人的会议室。每年11月1日,这里都会进行一场完全模仿“双11”的压力测试。每4张长形办公桌拼在一起,再摆上一圈笔记本电脑,就是一个技术团队的阵地。

工程师们需要确保从下单到支付,系统的响应时间越短越好。早期的“双11”,每秒钟内超出系统能力指标的订单将被“限流”。手机那头的购买者会沮丧地发现支付的延迟,甚至被告知排队等待。

洪峰抵达的10分钟被分解为600秒。今年的任务是支撑一天3000亿元的交易,按一笔订单平均两三百元计,略留一点余量,头10分钟内每秒要容纳50万笔支付。去年,这个指标是40万笔每秒。

400万个影子账户被制造出来,制造虚拟订单压向系统。另一些时候,极端的故障被设计出来。比如,他们会真的把数据中心的电源关闭,模拟断网断电的支付情况。

他们甚至为了备战而发起“战争”。“红蓝军对垒”是压力测试的传统之一,蓝军对系统发起攻击,而红军负责维护,一攻一防中发现问题,提高系统的稳定程度。

攻击常常发生在难以预料的时刻。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是在某位程序员的婚礼上,观礼的红军成员不得不集体拿出笔记本电脑,应对蓝军的突然袭击。蓝军中往往收罗着集团内部的业务“大牛”,“看到名字会让人‘哇’地一声叫出来”的那种。

今年“双11”前的最后一次演练这晚,有的工程师把泡着枸杞的透明保温杯放在桌上,给脖子套上U型枕——这些物品最后都出现在“双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