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支付发展史漫谈数字货币的变革

 新闻资讯     |      2020-06-15 13:35

前日,有幸跟大家分享了关于DCEP的一点思考《从贝壳到DCEP—浅谈比特币、Libra和DCEP》,得到了广大朋友的支持和反馈,不少同业也希望谈谈DCEP可能带来的市场影响。其实,在有限的信息披露中,各位行业大咖分享了很多分析和思考,覆盖了从宏观政策到微观市场、从技术实现到业务流程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在C端形态的披露更是让神秘的数字货币形态初露端倪。

 

如此情形之下,还能分享些啥?在慕楚兄的引导和启发下,笔者想从支付收单市场的发展史谈起,梳理一下收单市场的产业链结构,分享一点DCEP在收单产业链上的个人猜想。受笔者认知有限,思考不全,权当抛砖引玉,请各位看官轻拍。

 

新君初立——“银行卡”

 

 

“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不好意思跑题了。言归正传,“1979年10月中国银行广州分行率先代办香港东亚银行的东美信用卡/Visa,信用卡从此进入中国市场。1985年,由于中央、国务院实行“双紧”政策,各家银行的资金都十分紧张。中国银行珠海分行为更好地筹集资金、收缩现金流通,以适应特区经济发展的需要,开展大抓存款的工作。由于机构网点少、储蓄力量薄弱,珠海分行决定扬长避短,利用在信用卡业务的这一优势,开展本行信用卡业务。同年3月,正式成立珠海市信用卡有限公司;6月,发行了国内第一张信用卡——“中银卡”(BOC CARD)。此国内首张银行卡诞生。

 

果说银行卡是改革开放后的舶品,DCEP可有了很多新时代原创的味道了。额,好像又跑题了,不是说收单市场么? 漫谈、漫说,慢慢道来。

 

 

 从中国支付发展史漫谈数字货币的变革

 

 

诸侯逐鹿——布满柜台的POS机

 

 

话说天下初开,新君初立,银行卡业务得到了一定的发展,各大银行都发行了自己的银行卡,并为提升持卡人使用场景和体验,配套相应的受理设备POS机。刷卡行为成了八、九十年代高端上档次的消费行为。不同银行发行不同品牌的银行卡。在商户侧,通过布放不同机具受理对应的银行卡。

 

依稀记得,笔者儿时第一次去国营商店购买带有防伪标识变形金刚的情景,站在布满POS机柜台后的服务员亲切地问我父亲你刷哪个银行的卡?然后从POS机堆中挑选一款(是不是有点熟悉?对!你是微信还是支付宝,然后掏出扫码枪。当然那时我爸选的是现金)。自此,杂乱而布满机具的营业柜台,开启了围绕商户收银的收单市场雏形。

 

POS机布满柜台,谁的卡多,商户就不得不装谁的POS。哪个银行的商户多,客户就可能就办哪个银行的卡。倘若数字货币在当年流通,也就不会有银行卡或这番热闹空前的群雄逐鹿了吧。

 

大归一统——金卡工程、银联成立

 

 

POS机挤占柜台,费率标准不一。商户成本激增,账务管理困难。持卡人受理范围受限,持卡刷不了,权益受损。市场难于监管,乱象丛生。1993年6月国务院启动了以发展我国电子货币为目的、以电子货币应用为重点的各类卡基应用系统工程。我国的一项跨系统、跨地区、跨世纪的社会系统工程。以计算机、通信等现代科技为基础,以银行卡等为介质,通过计算机网络系统,以电子信息转账形式实现货币流通。打通了不同地区、不同银行间的跨行受理,时髦点说就是互联互通。

 

随着央行牵头的金卡工程推动银行间互联互通,2002年3月,经国务院同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设立中国银行卡联合组织——中国银联。银联推出银联卡标准,规范了银行卡格式,建立统一完善的业务规则和技术标准。同年,12月银联商务成立,负责持续推动银行卡受理市场建设,着力改善银行卡受理环境(算是第一个意义上的收单机构)。

 

自此,线下交易从现金到银行卡三方模式最终过渡到目前广为认可的由商户、银行、清算组织、收单机构组成的四方模式体系下,并达成了参与者共同认可的价格体系。同时延伸推动了线上从转账到无卡收单的转变,确立中国支付收单市场的四方模式。使银行卡业务得到蓬勃发展,(截至2019年9月,中国银联已成为全球发卡量最大的卡组织,发行近80亿张银行卡)围绕银行卡的卡基支付收单市场进入高光时刻。

 

 从中国支付发展史漫谈数字货币的变革

 

 

草根的挑战——支付宝的新三方模式